Category Archives: 情感归真

老人与青年

老人:“当你发觉连玩游戏的时间都没有了,证明你在长大中。” 青年:“我从来不想理繁文缛节的事。” 老人:“这个是游戏规则,你经常玩游戏你应该知道规则吧!” 青年:“我想改变这个规则。” 老人:“潜在的规则不是这么容易改变。游戏规则与命无异,与生俱来。” 青年:“我从来没有认命过。” 老人:“哈哈!游戏规则就是规则,你犯了规则就要承担风险。” 青年:“就像游戏的外挂,越狱,我从来不缺少冒险的精神。” 老人:“在我眼中你是为了演给自己看。” 青年:“不,我要所有人都看到我是可以的。” 老人:“你会演坏,你只是一个坏角色。” 青年:“我不在乎别人的眼光。” 老人:“但你内心是孤单。” 青年:“我只需要沉默,不需要解释。” 老人:“适当的解释可以是一种润滑剂,让你变得圆滑。” 青年:“我头上还有菱角。” 老人:“适当的礼仪总对你有好处。” 青年:“都说我不理繁文缛节的事。” 老人:“年轻人,又回到游戏规则的问题了。”  

Posted in 情感归真 | 4 Comments

给国家的明信片: 那怕是困难重重,万山阻隔只要恒心在,改变的一天总在朝夕里一点滴累积。说出口的改变,却远比不上持久执行改变的坚持来的华丽,坚持改变是一种艰辛消磨意志的活动。一再受打击的革命胜利是用鲜血换来。民主可以用时间来争取吗?我们只是勇于改变,勇于用投票来表达自己的一群。改变后虽然不见的明天会更好,但未来两线制的皱形却要靠我们手中打磨出来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情感归真 | 1 Comment

凑巧

之前当学会去听bee gees的歌,不久其中一个兄弟就逝去了。无独有偶,当我在搜索一堆老西洋歌时,发现love story这首歌。 结果两个星期后的昨晚,这首歌的唱者andy williams已经和死神挂钩了。如果不是那首歌,我依然对这名字很陌生。只是一曲之缘,没有深坑的惋惜。 在好奇之下,按了他其它歌来听。原来can’t take my eyes off you这首歌是他唱,可能你不记起这首歌的歌名,但chorus时,你一定会和我一样想起carlsberg。 另外一首speak softly love,标题里注明是电影教父的主题曲。噢!教父。不怪的亦曾相识。 不过我还是喜欢love story,听见这首歌的第一反应,都只能用一个字形容“悲”。 但对我来说,这种曲调的悲却是有一个故事。就好像一个男主角很努力去赢尽世界,到最后却失去挚爱。 说到尾老土附上一句“珍惜眼前”。

Posted in 情感归真 | 3 Comments

三个傻瓜

当初的三个傻瓜是怎么走在一起,我们彼此有没有分1号还是2号傻瓜我也记不清楚了。中学的时期好像不止三个傻瓜,还有四五。渐渐地不知不觉四五都独立离体了。   或许我们三个都有几个共同点,才能让我们走的更远。拒绝长大,有少爷脾气,利益于我们如浮云,吃喝玩睡至尊无上的种种基因,让彼此都觉得安心,原来我们是同类。   曾经无业流氓,游手好闲是我们职业。“你们知道这职业是最难当的吗?哈哈哈!”我们三个都曾经这么认同,潇洒地回答朋友。但我们三个都知道这是个最尴尬的问题。   朋友和朋友之间的不和,需要其他朋友来调解。友谊裂缝的崩裂,无法挽救以闹翻为例子的见过不少。我们天资有傻,偏偏没有狂和癫,就算是骂起架来,都是以傻的方式来解决。下一通电话下一次见面,都已忘记是否彼此有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。   我们久违的相约总是没有计划没有目标,今晚也不列外。因其中一个傻瓜的出错,我们也跟着傻在其中,变成今晚的小插曲。后来的察觉让我们捧腹大笑,笑到肚子痛。想起上一次笑到肚子痛也是我们三个在一起的时候。在别人眼中大多数认为我们是嗑了药的傻子吧!   哈哈哈哈哈!没关系,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。其中一个傻瓜指责说笑的最傻最大声那个好像是我。没办法,请原谅我。我已经很久没有傻笑过了,我不会错失这次绝佳机会,因为生活真的让我笑不出。

Posted in 情感归真 | Leave a comment

失眠,逃避,麻醉

失眠,对某些人来说是很恐怖的一个词。我朋友试过失眠,问我有什么办法?我不知道,毕竟我没试过,不知道多恐怖。就如我朋友不知道抽筋,是怎么一个痛的感觉法。不奇怪,就算是晚上睡不下,我也知道是自己已适合了深夜的步伐,或是下午睡过多。   不想试也不想有,我应该是幸福的。但我却和一个失眠者的心情没有多大的差异,都是没有了灵魂等待睡眠的来临。只是我很快就等到,失眠者等不到,睡醒就是我失眠的开始。就如朋友所说“喝醉了才是我清醒的时候,平时的我是醉着生活。”     逃避,逃避这词,反而会令我恐惧。它仿佛就好像一道后门,灾难一燃烧起来,我第一反应就想到后门。即使是门前小失火,我也会第一时间想起后门。   就算知道选择了后门逃出了火场,将来对火会畏惧,都非要选择后门不可。为什么你就不可冲出火场,战胜这灾难不可?逃避或许是个好选择,逃避过后你敢再去玩火,才有种。可惜我知道掉入了逃避的深渊后,要再爬起来需要多十倍的坚持。代价,这是免了灼伤代价的后付款。     麻醉,怎么说。他都需要一个麻醉药。香烟,酒,游戏,音乐,自言自语什么都可以,只要适合他的基因。有永久的麻醉药吗?有,她的笑容。   医生这些麻醉药仿佛不适合冷静理智。“不要停下来”这种麻醉药应该对你有效用。我脸部扭曲难以接受……

Posted in 情感归真 | 15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