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说三道四

和时间计较

睡前总会用手机调好闹钟,手机闹钟会出现距离设定时间的提示。很多次的提示都在六七小时左右,这提示又一再提醒自己,我的睡眠不足八小时。八小时真的是一个及格人充足睡眠的时间?至少科学是这样提醒我。 有时睡六七个小时精神状态都还良好,身体还年轻还良好。但已经没有了青春梦遗的时间让我挥霍,开始和时间竞跑。晚上像个野狗般在垃圾桶里拼命乞讨残余的食物残渣,而我相反地只是在乞讨我残余的私人时间。狗屎般今晚又不知做了什么一塌糊涂的东西,就这样倒头大睡。 早晨醒来时已预计用半小时间梦游,吃早餐,刷牙洗脸,放屁。怎么每次最后换衣服时,一看时间,时间就会和我过不去。我开始和时间斤斤计较,喂,你可以走慢一两分钟吗?好歹让我梳个靓头先啦!看来它不受靓仔的套。等价交换,我开始和它讨价还价。 “最多我明天早睡啦!你可以走慢一两步吗?”我驾驶着胎盘说。!@#¥%我又错过了一次的绿灯,要等下一次的绿灯又需磨蹭多三分钟。咻!急起来原来可以比平时停泊车位时还准确。 “喂!前面那个跛子同事可以走快点吗?”心里暗说。咔一声的打卡声,我还是迟到一分钟。其实我在赶什么呢?

Posted in 说三道四 | 3 Comments

热潮

本已想睡觉,却被你的热血所沸腾。我说的当然是超热血的九把刀。我没有去书展听他的演讲,不知道现场气氛有多澎湃。 却感觉到他又在燃烧着年轻一代的读者,是因为他新浦导演之作,《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》,吹起的强风? 没错,是这股风。今天吹来了两个年轻人来问我有没有,那些年的书。九把刀的书必然会在书店上架。哈哈哈!可惜这本已没货了。 下午。第一个年轻人超有干劲的,穿着没御的校服远远就似一支箭般冲过来。声音有点亮,加有点傻气道:“有没有九把刀,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的书!?” 我知道店里好像还有,但我不是小说部的。于是我指了他去小说部的柜台询问。当他转身时坐在我身旁年老的女上司就说:“Ah Boy,你有找什么书啊!你要找追女仔的书啊?”上天保佑,好彩当时我不是在喝着水。 他脑里仿佛有九把无形的刀插着他神经线,阻碍他的听觉。竟然没有听进我上司的这句话,又已一支箭般飞过去小说部。 晚上。第二个年轻人正常的多,走过来轻轻问我,有没有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的书,我又例牌指他去小说部。下午我在忙,没有分心去留意头上有九把天线的男孩,最终买下那本书的亢奋表情。 这次我盯紧这男孩,怎知原来得来的结果是没货了。我记得前几星期还有几本在架上。哈哈哈哈哈!不要紧,其实我想和这失落的男孩做个朋友,然后用超友谊价,让我家里那本给你啦!这当然是他想疯了才有这会事。 之前吹的一股是黄桐的风,试过两三个女人问我有没有黄桐的书。我说:“黄桐?树桐,林梧桐,我就懂啦!你去小说部问问看。” 之于为什么会吹起黄风?这我没有深究,只知道空月来风,必有其因。 在这里工作久了,不多不少已掌握到不但股票可以炒。书也可以炒,焖或者会更香。 下次我会学乖,大考前将past year question买起,那个作家的电影上映前,将他书收起,那个作家来办签名会时,把他书包起。转个头等时机来临放出去。呼哈哈哈!股神巴菲特终于感叹有后人了。 想想下马来西亚作家就像个霉股,何时才会脱变成被众人拥戴的蓝炒股?嗯哼…快的啦!快的啦!

Posted in 说三道四 | 3 Comments

卫斯理迷

昨天在书局里,看见一个大约十二十三岁的男孩,带着一副厚厚的黑眶眼镜,一脸憨厚迷途小绵羊般。他的模样不是吸引我的最初原由,而是他手中捧着四五本的卫斯理小说。   当我第一眼看着他捧着四五本卫斯理小说时,吓了一跳。年纪这么轻就爱看卫斯理,果然有前途。 然后我在这间书局里跑了一圈,都不见有卫斯理的小说,心感奇怪,难道给他买完?(其实当时没有打算买,只想看下。) [#M_ more.. | less.. | 那男孩是买明窗最新版本的卫斯理,一本要RM28.80。 最新版本的卫斯理也有特别版,特别的地方在那标题是银色凸字的。多了银色凸字要买贵多四块,一本要RM33。_M#] 虽然我有轻度近视,但我很肯定那些封面都是卫斯理小说。于是我的眼睛又寻找他的踪影,他在本地作家许友彬的书摊中翻阅。连本地作家也支持,果然是好榜样。   他看了一会,他妈妈来了。这时他妈妈来到我眼前,我又被吓了一大跳。他妈妈的手中竟然也捧着四五本卫斯理小说。 天啊!!!他妈妈是帮儿子拿?还是他妈的也是卫斯理迷?如果是他妈也是卫斯理迷,我真是极度羡慕。 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四五本加四五本=九、十本卫斯理书。那儿至少也要两百多块,我心里真想冲前去,叫她一声:“干妈!” 每次我去书局自掏腰包买书时,妈都会轻描淡写地说上一句:“又买书啊!” [#M_ more.. | less.. |_M#]   那男孩好像也和他妈说要买许友彬的书。算了!我看不下去了。 随后我在书局里搜索一番,终于给我在比较角落的书架下看见卫斯理小说。其实也不是放置在很隐蔽的地方,但比起九把刀,金庸,藤井树的书就不显眼。 [#M_ more.. | less.. | 其实要找卫斯理的书有点难度,所以平时我喜欢买十块三本的卫斯理翻版书。(对不起作者,实在太便宜了。) 这是正版最初的卫斯理版本,也是翻版最喜欢印刷的版本。这种小本装没有再出版了,我是在一间小书局看见立刻买下。当时有折扣大概是RM15++一本。(真是捡到宝。)正版和翻版的对比,就是正版字体美页质厚之外,书皮旁还多了一个开关目录。这是皇冠出版的卫斯理,是十几年前剩下的货源,书页也有点黄了。妈的!你没有眼花,有两本是一样的。我竟然前后半年买了同一本,之后才发觉。只能怪自己买了还没看的祸。_M#]  

Posted in 说三道四 | Tagged | 16 Comments

大家请按这里,看看它的衰样。 今日我上网搜索才知道原来这只样衰的东西是蛾。   小学读过一句成语叫飞蛾扑火,原本以为蛾是一种很美的昆虫。竟然这只样衰的东西也是蛾的其中一类。 蛾有很多种类,在马来西亚,只看过这种黑白灰样衰的蛾。     以前我见到这些黑色张开翅膀比蝴蝶般大的昆虫,已经对它没有什么好感了,但没至于到恨之入骨。   自从上个星期在游乐场工作,一到晚上八九点,这些黑色的蛾就如黄河泛滥般,涌现而出一发不可收拾,在我工作的地方飞来飞去。(不是一两只,是几十只,甚至几百只)   它丑样没关系,我不会嘲笑它(因为丑不是罪)。它喜欢往灯光处扑,我也没关系。但它偏偏喜欢“盲冲冲”乱飞乱撞打扰到我工作,我就很度烂。   想拿东西打死它又觉得很可怜。而且朋友说这种蛾是代表不吉利的象征,最好不好打死它们。加上它的翅膀很脆弱,真的是一碰就碎那种。   它还很不识趣地飞向顾客,甚至我的奖品上。害我必须时常提防它们,不可轻松地工作。 有一次还离谱到停留在我背后一段时间,经朋友提醒我才发觉。     和朋友放工后,去附近喝茶又看见它们的踪迹。(好像这区附近特别多)     然后回到家,无意中在客厅里的墙角上又有一只。(一边的翅膀还不完整的,有够样衰)害我打着这篇文章,也提心吊胆,怕它又“盲冲冲”,撞上我的脸来。     我很度烂它,现在你们应该体谅到我,为什么不想在部落格里放它的照片吧! 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 @#¥%…&*,我希望明天不再见到它!!!!     但世界很多事偏偏事与愿违!%>_<%

Posted in 说三道四 | Tagged | 12 Comments

世界无烟日

今日是世界无烟日(World No-Tobacco Day),我是从昨天的晚报看见,才知道的。 刚好我有位相识十几年的朋友,是在今日生日。刚巧他又是一个吸烟者,广东话专称“烟产”。(为了方便读者以后的了解,从此在这里就称呼我这位相识了十几年的朋友,为“那位朋友”。)(你以为你是原振侠啊!) 于是我在msn和那位朋友说:“今日除了你生日之外,刚好又是第23个世界无烟日。” 那位朋友有点不明那词句的意思:“是咩?”我将有关世界无烟日的资料传给他看。 无独有偶。刚巧世界卫生组织又在1988年宣布第一个“世界无烟日”的开始。1989才将原本的4月7日,改为5月31日为无烟日。88年是我和那位朋友出生的年份。 那位朋友说:“瓦老A,上天要这样对我咩?生日都不给我吸烟。” “在你还没出生,上帝就知道你是个烟产。于是定于那日那年为世界无烟日,上帝的用心良苦难道你看不到?”那位朋友是天主教,我搬上帝出来压他,希望他能戒烟一日。 “不理。照smoke!什么日都照smoke!”那位朋友说。 我都知道要叫一位烟产戒烟半天,还困难过问和尚借梳子。 我爸爸也是烟产一个,烟灰缸一日至少可以生产二十多只烟头。我没有排斥吸烟者,但我不喜欢一个人为了面子,为了得到朋友的赞赏眼光而吸烟。 记得之前有一次,和朋友出去喝茶时。身边几个朋友都是吸烟者,只有我和另外一个朋友没有吸烟。 我这朋友无聊拿着别人火机玩下,其他的朋友看见就说:“喂,你会吸烟的咩?”这朋友不甘示弱:“我会吸的,我没吸烟吧了嘛!” 烟客朋友立刻递了一支烟给他:“吸啦!”朋友当场点燃烟,吞烟吐雾起来。 每个朋友都异样眼光:“哇!果然会吸的哦!”我当场很失望,在我脑海里这朋友给我的感觉是没有吸过烟的。 也有试过朋友问我吸烟的吗?“不吸。”你有吸过烟吗?“没有。”一次半次都没有?“一口都没有” 我同样得到异样眼光。我却很自信,这是我一个很值得骄傲的记录。 很多没有吸烟习惯的朋友,通常都会有试过吸烟的滋味。唯独我没有,不过二手烟就肯定吸了不少。 问我为什么不试下?我不讨厌烟,也不喜欢烟,自然就对烟没有兴趣。我是很懒惰的,没有兴趣的东西,很懒惰尝试。 但我很喜欢闻没被点燃的烟草味,小时候我就经常拿爸爸没点燃的烟来闻。一种谈谈的烟草味,有点迷茫的香(难怪叫香烟)。但苗条的香香公主经过火机的一吻后,我却之有恭。

Posted in 说三道四 | Tagged | 19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