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 Archives: 世界

世界无烟日

今日是世界无烟日(World No-Tobacco Day),我是从昨天的晚报看见,才知道的。 刚好我有位相识十几年的朋友,是在今日生日。刚巧他又是一个吸烟者,广东话专称“烟产”。(为了方便读者以后的了解,从此在这里就称呼我这位相识了十几年的朋友,为“那位朋友”。)(你以为你是原振侠啊!) 于是我在msn和那位朋友说:“今日除了你生日之外,刚好又是第23个世界无烟日。” 那位朋友有点不明那词句的意思:“是咩?”我将有关世界无烟日的资料传给他看。 无独有偶。刚巧世界卫生组织又在1988年宣布第一个“世界无烟日”的开始。1989才将原本的4月7日,改为5月31日为无烟日。88年是我和那位朋友出生的年份。 那位朋友说:“瓦老A,上天要这样对我咩?生日都不给我吸烟。” “在你还没出生,上帝就知道你是个烟产。于是定于那日那年为世界无烟日,上帝的用心良苦难道你看不到?”那位朋友是天主教,我搬上帝出来压他,希望他能戒烟一日。 “不理。照smoke!什么日都照smoke!”那位朋友说。 我都知道要叫一位烟产戒烟半天,还困难过问和尚借梳子。 我爸爸也是烟产一个,烟灰缸一日至少可以生产二十多只烟头。我没有排斥吸烟者,但我不喜欢一个人为了面子,为了得到朋友的赞赏眼光而吸烟。 记得之前有一次,和朋友出去喝茶时。身边几个朋友都是吸烟者,只有我和另外一个朋友没有吸烟。 我这朋友无聊拿着别人火机玩下,其他的朋友看见就说:“喂,你会吸烟的咩?”这朋友不甘示弱:“我会吸的,我没吸烟吧了嘛!” 烟客朋友立刻递了一支烟给他:“吸啦!”朋友当场点燃烟,吞烟吐雾起来。 每个朋友都异样眼光:“哇!果然会吸的哦!”我当场很失望,在我脑海里这朋友给我的感觉是没有吸过烟的。 也有试过朋友问我吸烟的吗?“不吸。”你有吸过烟吗?“没有。”一次半次都没有?“一口都没有” 我同样得到异样眼光。我却很自信,这是我一个很值得骄傲的记录。 很多没有吸烟习惯的朋友,通常都会有试过吸烟的滋味。唯独我没有,不过二手烟就肯定吸了不少。 问我为什么不试下?我不讨厌烟,也不喜欢烟,自然就对烟没有兴趣。我是很懒惰的,没有兴趣的东西,很懒惰尝试。 但我很喜欢闻没被点燃的烟草味,小时候我就经常拿爸爸没点燃的烟来闻。一种谈谈的烟草味,有点迷茫的香(难怪叫香烟)。但苗条的香香公主经过火机的一吻后,我却之有恭。

Posted in 说三道四 | Tagged | 19 Comments

世界末日

最近朋友说起:“2012世界末日可能是真的,因为玛雅预言很准确。在网络上看了一些叙说,感觉有几分真。” 我听了苦笑一下。 这位朋友还说如果2012真的世界末日,最可怜的是我们这年代的人。到2012时,我和这位朋友才24岁。一个正值燃烧青春的时期,一个正在面对人生希望的阶段,就肃然要我们面对末日。对我们有点不公平。 朋友这观点说的不错,对刚出世的宝宝来说,世界末日到来对他们来说也没什么感觉。乐观看待,他们至少呼吸过这世界的空气。 而那时介于6,7岁的小孩,对他们来说世界末日的诠释,最多是不用再上学,没有得再看卡通,没有得再玩,没有得见到爸爸妈妈吧了。 对12,13岁那些成长中的小孩来说,世界末日到来也没有什么可悲。或者他们会伤心一下,走去隔壁班和心爱的同学说声“我爱你”,然后握起对方的小手,感受第一次彼此的心跳,感受最后一次的脸红。一起拥抱纯结的爱情,一起面对世界末日。 15,16岁那些可能是最挣扎的一群,因为他们的叛逆期才刚萌芽,他们应该会向天咆哮,要回自己应得的任性。 我们这些介于18至28的青少年来说,是真的可悲。我们坦荡荡地活了20年,正要对这世界发起冲刺时,正当有梦想时,正当要经历很多没经历过的事情时,就要我们面对末日,说起来会有点不甘心。 上了30多岁那些,他们至少都努力过,大部分也结了婚。好歹也尝试过幸福的滋味。至于40,50岁或更以上的人,更应该没什么可悲可言吧。末日到来那刻,他们应该是最多回忆的一群,有回忆是美好。 我对朋友说:“我们这年代的人,可以称为等死一族咯。活了20年,什么也没做到。原来上天最终赋予我们这一代的天命是等死。” 朋友叹息:“唉,我不是怕死,但如果2012真的世界末日。我会不甘心。”我“哈哈哈”大笑起来。 你问我怕吗?我不怕。我也不觉得末日是无稽之谈,不可能发生的事。但我本来就过得很简单,对这世界没有什么索求。 也许我性格吊儿郎当,世界末日那刻真的到来,只不过对我来说是天掉下来当被盖吧了。到时记得问我好不好盖,我会答大家的。

Posted in 说三道四 | Tagged | 25 Comments

什么世界?

手机信息铃声响起。   【你的Facebook email是什么?】一个自从中学毕业后,就从没见过面的朋友sms来。   我回复【我没有fb。哈哈哈!】   十分钟过去,三十分钟过去,一小时后,电话没有再响过。他竟然被我吓跑了,我拨一拨头发,有一种莫名其妙暗爽的感觉,感觉自己超有个性。   客厅里突然传来“啊~”的一声。   我冲出房间,看个究竟。 姐在客厅里对着电视机狂抓着头,喊道:“不公平!不公平!”   我顺着她的视线,看着电视机冷冷道:“什么事?” “你的字头电话公司,现在有得通过信息更新twitter。超方便的咧!”   我耸了耸肩:“这功能对我没有什么用处。” 姐对着天花板,嘶哑道:“为什么我的电话公司,还没有这功能。”   “看来这功能的趋势,很快就会蔓延开来。”我安慰道。 “那几时才蔓延到你身上?”姐如厉鬼般望向我。   我笑道:“我是外星人来的。哈哈哈!” 随即转身踏入房里。   我躺在床上在想,如果这世界所有人都在玩fb,唯独我没有,不知会是一个怎么样的滋味。到时的感觉应该会是“众人皆醉我独醒”吧!   其实我不是耍个性,只是不知为什么没有兴趣去fb网站开个户口。想想下,有时觉得自己很落伍。想想下,有时觉得自己蛮独特。就这样我思维模糊,渐渐进入梦乡。     我听见吱吱哔哔,咋咋咯咯的声音在耳边徘徊着。 是什么声音?我不能分别。唯有勉力睁开惺忪的眼睛。   视线模糊地看见,有两颗貌似鸡蛋般的形状在眼前晃动着。 我定了一定眼睛,看见两颗鸡蛋上,有生如蜗牛般的触角。   我用力睁大眼睛,看个清楚。   “啊~啊~~~~~~~”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都恐小说 | Tagged , | 14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