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 Archives: 小说

不说西游

             曾经何时孙悟空这样的角色也可以注入爱情,妖猴都可以谈恋爱,应该是周星驰的《大话西游》开始的吧!《悟空传》更将孙悟空归化的有理想有抱负,而叛逆的妖猴。 经典平反对白   孙悟空怒道:“不要妖前妖后,人家都有阿妈生的,妖也有妖阿妈生。也可以谈恋爱,说理想的。”   唐僧白眼道:“你好像是从石头爆出来。”           又有谁人会想象到唐三藏会经历过爱情沧海,是《悟空传》让白马配上他而繁衍?《西游降魔篇》更将唐三藏的心境转变细腻化,由小爱到大爱的淡化。   经典对白   唐僧:“曾经有一份至真的爱,在我眼前……”   砰!悟空一棍砸在唐僧的头上:“啥!硬要抢我对白!”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不得不提猪刚鬣在《西游降魔篇》变帅了,他本来应该很帅,毕竟他也是个天蓬元帅。小时候看的TVB西游记猪八戒也是每天耍帅,他注定是痴情多情,一生背负着懒惰好色。《西游降魔篇》更纳入了夫人移情别恋,由爱变恨的元素。   经典平反对白  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无聊自慰 | Tagged , | Leave a comment

回家的路

一个人放工,拖着疲倦的灵魂,在附近的杂店买了瓶啤酒。寒风夜袭,酒精让我全身系统免疫。 走着捷径回家,经过一条漆黑的后巷。两个有点异常兴奋的同胞,拿起小刀,拦着我的去路。我当作若无其事,径自喝啤酒暖肚子,擦过他们身旁。他们吐着白沫,在原地痉挛。 离开后巷,来到一个城市公园,公园石阶去路坐满了一堆黑皮肤的人。很不识趣地由汽车喇叭播放着轰耳的杂音,有两个在跳着舞,有四个坐在石阶上敲打着啤酒罐。我摇头喝了口啤酒走前,他们阻挡着我的去路,问我为何要走这条路。我真的忘记,原来公路是他爸爸买下来了。 我推开他们,向前走着。脑后泛起起哄的声音,生风的拳头向我击来。一瞬间我听见哀痛的呼叫,不是一段,是接二连三有旋律地播放着受难曲。我瞥眼一看,月光余温,照耀着七八具抚摸着心脏哀怨的尸体。 我来到斑马线,红灯向我打招呼,我越过大马路。远处却传来惊天的爆响声,有辆不知改装机车是犯法的家伙,从我身旁掠过。 就在他掠过的一瞬间,墨色铁帽和我对持了一眼。随即轮胎发出尖叫声,车身与油泊路擦出爱火花,铁帽飞出九霄云外。车主在这条车道翻滚到隔壁车道,我缓步走前探望奄奄一息的车主。 这华商青年车主,向我投怀求救的眼神。我拿起手机检查余额,发觉已过期。我和他说明,我没钱为他打九九九。他却口吐血迹,同意我的离开。 转入了花园,走到不远处。听见“嗝”一声,前方的家居有个黑影跳了出来。在街灯阑珊处,我和他打了个照脸,他脸孔告诉我,他的国籍是外劳。 他见到我极度惊惶,差错脚掉进沟渠里。我向前走过去,虽然我们语言不相同,不同国籍,但离乡别井走上不归之路,我是心感同情。我拿起电话,用眼神安慰着他,表示我不是打九九九报警,而是叫救护车来医治你血流如泉涌的脑部。 这时我才惊觉叫救护车,是免收费的。我收起他身旁的黑布袋,他眼神有点不舍,但避免他多加一个罪行,我先为他保管着。为了让他有个安心抵押,我将还喝剩几滴酒精华的酒瓶,扔入沟渠里陪伴他。 我转了两个弯,来到家门前。小黄狗看见我的归来,晃头摇尾欢接。却不到两秒,小黄狗尾巴坠下,后退了几步目露惊慌,哀怨地向我吠了几声。我感觉有点不对劲,转身一看。一个披着斗篷的黑影,正对着我微笑。 我轻轻地说上一句:“死神,你好。”  

Posted in 都恐小说 | Tagged | 4 Comments

最特别的一个

一个男子拿着一束鲜花站在客厅,神情憔悴地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真的很爱你姐姐。麻烦你帮我说句好话。”   我坐在沙发上,眼睛盯着电视荧幕道:“你要有证明,才能令我有足够的筹码,去向我姐帮你说好话。”   男子将鲜花递在我面前:“我准备了……一束鲜花向你姐道歉了。” 我目不转睛继续盯着已被他身躯遮了一半的电视荧幕,右手指向沙发旁堆积如山已凋谢的鲜花道:“一天空运,邮寄,亲自送上门的鲜花多不胜数。”   男子抓紧鲜花:“我是有诚意的。”   “个个来说,都说有诚意,真没新意。”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男子蹲下打开他带来的箱子,倒出一堆信件出来:“我每日都有写一封情信,自从去年到现在,我已经累积了365封,这样够代表我的诚意吧!”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都恐小说 | Tagged , , | 22 Comments

默剧

我踽踽独行时,喜欢观察身边的路人。尤其是陌生人的对话,或者曾经发过当侦探梦,所以有这样的怪癖。   话说有一次自己在快餐店里独自吃汉堡时,坐在对面的一对年轻情侣,真的很莫名其妙。     事情是这样,当我付了钱端着汉堡套餐,寻找桌位时。发现前面有个蛮美下的女子,于是事不宜迟,立刻坐在她的隔壁桌。   坐下后,才发现她面对面有个男子坐着,一个有点帅的男子,应该是男友吧!我心理猜测。   不理,我都坐下了,就当她身边那男友是透明。于是拿起汉堡边啃边欣赏美女,真是人生一大快事。   我又发现美女不止样貌美,连腿也很美。当我差不多吃完汉堡时,发觉这对情侣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交谈过。   男的很自然地坐在那望着女方,没有说过一句话。而女方就很悠闲地按下自己的手机,喝下汽水。 他们的桌上只有一份汉堡套餐,汉堡的油纸还原封没开,薯条也是很整齐地躺在盒子里。     难道女方在减肥?但为何男方又迟迟不动那汉堡。他们比我还早坐下,而我差不多都啃完整个汉堡。他们依然不动声色。   我脑筋又发挥想象力,或者是他们刚吵了架,在冷静着。我啃完最后一口汉堡,然后一条一条薯条往嘴里塞。但这默剧没有随着我薯条凋零,而演化成有声画面。   我拿起甜品草莓雪糕杯,继续观赏美腿来配送我的雪糕。我特地放慢吃雪糕的速度,看这剧默剧可以演到几时。由我坐下到现在,快十五分钟了。期间女的只是按下电话,喝下汽水,和听了一通电话吧了。男的依然无动于衷。   再之后的观察,我推翻的之前的假设。他们不像吵了架在冷静期的情侣。男的一路很自然没有半点懊恼地望着女方,而女方也很闲情没有半点生气脸孔。   难道他们是姐弟哥妹?我脑里冒出了另一个可能性。如果是情侣没有理由,坐在一起这么久都没有说上半句话。 而如果我是那位男生,有这么一位美女在面前,肯定口水已天花龙凤飞到外太空了。除了和妈妈坐在一起我才说不出半句话。   当我推敲完,雪糕也见底了。还好还有一杯汽水,支撑着我看下去。     男的依然没有发出半点喘气声,女的也没有呻吟。我望了一望手表,快二十分钟了。心里暗骂你们这对情侣是怎样当的?难道你们真是兄妹!   但很快又被我柯南的头脑推翻了,虽然我没有妹子,但我从来没见过一位有妹子的死党,有过耐心地陪他妹妹吃快餐。别说陪吃快餐,我那死党连平时吃饭都不想见到他妹妹。   我开始觉得有点沉闷,恨不得帮他们在旁配音,令观众不会离席。   我用吸管搅拌着汽水上的冰块,突然脑海一闪,难道那男的是哑巴?女的刚才听过一通电话,所以女的肯定不是哑巴。   我开始怜悯这美女,恨不得踢开那男的,情深望着这美女说:“你知道这世界上最甜是什么吗?”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爱情小说 | Tagged , | 22 Comments

什么世界?

手机信息铃声响起。   【你的Facebook email是什么?】一个自从中学毕业后,就从没见过面的朋友sms来。   我回复【我没有fb。哈哈哈!】   十分钟过去,三十分钟过去,一小时后,电话没有再响过。他竟然被我吓跑了,我拨一拨头发,有一种莫名其妙暗爽的感觉,感觉自己超有个性。   客厅里突然传来“啊~”的一声。   我冲出房间,看个究竟。 姐在客厅里对着电视机狂抓着头,喊道:“不公平!不公平!”   我顺着她的视线,看着电视机冷冷道:“什么事?” “你的字头电话公司,现在有得通过信息更新twitter。超方便的咧!”   我耸了耸肩:“这功能对我没有什么用处。” 姐对着天花板,嘶哑道:“为什么我的电话公司,还没有这功能。”   “看来这功能的趋势,很快就会蔓延开来。”我安慰道。 “那几时才蔓延到你身上?”姐如厉鬼般望向我。   我笑道:“我是外星人来的。哈哈哈!” 随即转身踏入房里。   我躺在床上在想,如果这世界所有人都在玩fb,唯独我没有,不知会是一个怎么样的滋味。到时的感觉应该会是“众人皆醉我独醒”吧!   其实我不是耍个性,只是不知为什么没有兴趣去fb网站开个户口。想想下,有时觉得自己很落伍。想想下,有时觉得自己蛮独特。就这样我思维模糊,渐渐进入梦乡。     我听见吱吱哔哔,咋咋咯咯的声音在耳边徘徊着。 是什么声音?我不能分别。唯有勉力睁开惺忪的眼睛。   视线模糊地看见,有两颗貌似鸡蛋般的形状在眼前晃动着。 我定了一定眼睛,看见两颗鸡蛋上,有生如蜗牛般的触角。   我用力睁大眼睛,看个清楚。   “啊~啊~~~~~~~”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都恐小说 | Tagged , | 14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