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 Archives: 爱情

话说

话说我是一个很懒惰的人。话说没必要我很懒惰出门。 话说我不喜欢拍照。话说我不喜欢和女生拍照。话说我更加不喜欢和陌生人拍照,尤其是第一次见面。 话说我很懒惰排队。话说我很度烂人家乱画我书。 话说现在七月,他的签名应该够杀吧!!(名符其实的符咒)

Posted in 无聊自慰 | Tagged | 4 Comments

最特别的一个

一个男子拿着一束鲜花站在客厅,神情憔悴地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真的很爱你姐姐。麻烦你帮我说句好话。”   我坐在沙发上,眼睛盯着电视荧幕道:“你要有证明,才能令我有足够的筹码,去向我姐帮你说好话。”   男子将鲜花递在我面前:“我准备了……一束鲜花向你姐道歉了。” 我目不转睛继续盯着已被他身躯遮了一半的电视荧幕,右手指向沙发旁堆积如山已凋谢的鲜花道:“一天空运,邮寄,亲自送上门的鲜花多不胜数。”   男子抓紧鲜花:“我是有诚意的。”   “个个来说,都说有诚意,真没新意。”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男子蹲下打开他带来的箱子,倒出一堆信件出来:“我每日都有写一封情信,自从去年到现在,我已经累积了365封,这样够代表我的诚意吧!”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都恐小说 | Tagged , , | 22 Comments

默剧

我踽踽独行时,喜欢观察身边的路人。尤其是陌生人的对话,或者曾经发过当侦探梦,所以有这样的怪癖。   话说有一次自己在快餐店里独自吃汉堡时,坐在对面的一对年轻情侣,真的很莫名其妙。     事情是这样,当我付了钱端着汉堡套餐,寻找桌位时。发现前面有个蛮美下的女子,于是事不宜迟,立刻坐在她的隔壁桌。   坐下后,才发现她面对面有个男子坐着,一个有点帅的男子,应该是男友吧!我心理猜测。   不理,我都坐下了,就当她身边那男友是透明。于是拿起汉堡边啃边欣赏美女,真是人生一大快事。   我又发现美女不止样貌美,连腿也很美。当我差不多吃完汉堡时,发觉这对情侣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交谈过。   男的很自然地坐在那望着女方,没有说过一句话。而女方就很悠闲地按下自己的手机,喝下汽水。 他们的桌上只有一份汉堡套餐,汉堡的油纸还原封没开,薯条也是很整齐地躺在盒子里。     难道女方在减肥?但为何男方又迟迟不动那汉堡。他们比我还早坐下,而我差不多都啃完整个汉堡。他们依然不动声色。   我脑筋又发挥想象力,或者是他们刚吵了架,在冷静着。我啃完最后一口汉堡,然后一条一条薯条往嘴里塞。但这默剧没有随着我薯条凋零,而演化成有声画面。   我拿起甜品草莓雪糕杯,继续观赏美腿来配送我的雪糕。我特地放慢吃雪糕的速度,看这剧默剧可以演到几时。由我坐下到现在,快十五分钟了。期间女的只是按下电话,喝下汽水,和听了一通电话吧了。男的依然无动于衷。   再之后的观察,我推翻的之前的假设。他们不像吵了架在冷静期的情侣。男的一路很自然没有半点懊恼地望着女方,而女方也很闲情没有半点生气脸孔。   难道他们是姐弟哥妹?我脑里冒出了另一个可能性。如果是情侣没有理由,坐在一起这么久都没有说上半句话。 而如果我是那位男生,有这么一位美女在面前,肯定口水已天花龙凤飞到外太空了。除了和妈妈坐在一起我才说不出半句话。   当我推敲完,雪糕也见底了。还好还有一杯汽水,支撑着我看下去。     男的依然没有发出半点喘气声,女的也没有呻吟。我望了一望手表,快二十分钟了。心里暗骂你们这对情侣是怎样当的?难道你们真是兄妹!   但很快又被我柯南的头脑推翻了,虽然我没有妹子,但我从来没见过一位有妹子的死党,有过耐心地陪他妹妹吃快餐。别说陪吃快餐,我那死党连平时吃饭都不想见到他妹妹。   我开始觉得有点沉闷,恨不得帮他们在旁配音,令观众不会离席。   我用吸管搅拌着汽水上的冰块,突然脑海一闪,难道那男的是哑巴?女的刚才听过一通电话,所以女的肯定不是哑巴。   我开始怜悯这美女,恨不得踢开那男的,情深望着这美女说:“你知道这世界上最甜是什么吗?”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爱情小说 | Tagged , | 22 Comments

原来永远并不远

躺在床上被人推着的感觉真的不好受,而且还要被推入一个冷寒严谨的地方。里面的气氛和环境真的糟糕到透顶,可能是每个被推进的人,都怀着悲观的态度,所以导致这里死气沉沉。哒一声一个大飞碟里有三个月亮照耀在我的身上,我慢慢看不清眼前的事物,渐渐三个月亮变成九个太阳。 我听见叮叮当当的不锈钢碰撞声,嘀~嘀~嘀~嘀有规律的仪器声,医生和护士的协调声。这里就是手术室,我嗅觉和听觉开始衰落,然后眼睛连一丝光线都盼不到,从此活在黑暗中。   我一出生就有先天性心脏病,医生说是法洛氏四联症,我要动一个复杂的心脏病手术,但在医学界里我这病是复杂心脏手术中最简单的一个,之前已有很多这手术成功的例子。说到这里我也有点困惑,这就是医生在手术前向我的解说。   突然我全身感觉一身冰冷,我睁开眼睛看见,面前有个穿着黑色唐装,头发中间分界梳的整整齐齐腊油多到反光的消瘦男人,他手里一边摇晃着一个水桶,一边哼着泼水歌的调子。 我大声呼叫:“喂,你干嘛用水泼我。” “泼醒你叫你去投胎咯!”他跳起舞步说。 “你妈的,我还活生生在这,投什么…什么…”我陡然语塞了起来。   望向四周,只见被烟雾团团包围着我们两。我有点泄气,大概感觉到身在何处。我没有太过悲伤,可能这世界根本没什么值得我留恋,所以我只是呆滞了一分钟。 “你是黑白…无常?”我站起来问道。 “我这一身黑look,你认为还会是谁?”黑无常说。 “唉~我现在要去投胎吗?”我叹气说。 “嗯…跟我来。”   黑无常拉着我的左手穿过重重烟雾下,我朦朦胧胧来到了一个柜台前。 他从柜台拿了个密麻麻的纸给我:“填好这个,交给我。” 我看见这张纸上有好多条问题,令我奇怪万分。第一道问题竟然是问我这一生人对谁说话最大声?这是什么烂问题! 我用疑惑的眼神:“这里不是知道我们生前,所做过的东西吗?为什么还要我们像填资料那样填。” 黑无常解释道:“噢…我们是很忙碌的,有些事情我们想知道,但又懒惰去翻阅你的过往。所以就这样比较方便我们办事。” 我傻了眼,无奈摇了个头。 “记得别不诚实的填,我们知道后,会秋后算账。”黑无常忠告。   我乖乖的在第一道问题填上义父的名字,我是个孤儿,从小由义父抚养成人。有时心情不好,总会对他老人家语气大声,回想起真的内疚。 第二道问题是,我有几久没和身边的人说我爱你? 我填上“从来没说过”,下笔时有一种很重很重的感觉,重到击垮我的良知。 第三道问题是,你对这世界有什么抱负? 又是一道难倒我的问题,我填上“希望世界和平”。 这算撒谎吗?我从来就没做过对和平有贡献的东西。   很快我就填完所有问题,二十多到问题,只用了三分钟时间击倒。所答案都是围绕着没有,没希望,没想过等等。填完后有一种很沮丧加忏悔的感觉,好像说明我活在这世上没有意义一样。   “填完了。”我有气无力地说。 黑无常接过道:“好,距离去报告还有点时间。我带你去回忆门。” 我又搔破头皮跟随着他。   路途上烟雾渐渐散开,呈现出一条暗巷,前方黑又窄,两边墙高至黑黝黝的天空,我们不断的向黑暗处前进。走了五分钟的路程,前方无路可走了,有一扇大门屹立在前。一个古旧的大木门,门把上有两个狮头,狮头口里有两个大环。   黑无常说:“这门可以让你观看从前的往事,或看看你想要看的人现在的处境。”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爱情小说 | Tagged , | 49 Comments

爱你需要什么条件

看着课目表价单,已经有四年没有被老师骂的滋味之下,决定去报名读一个课程。令人眼花缭乱的课程什么速成英语学,数学进修班,日韩语学没有一个我有兴趣。我的目地是想进修华语,自从脱离小学六年级的魔掌后,我就没有上过一堂正经的华语课。应该是说我没有正经的去上一课。   我想成为一个小说家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,然而我这九流小说家只会在电脑面前敲敲打打,完全僵硬在一个草稿纸下,彻底的败在一张空白的草稿纸。每写三个字就要按电话拼音,仿佛电话就是我的再生老师。所以我要重新找回失去多年无名指上的毒瘤。   “我要报读这个。” “这是….中一程度的华语课程哦。” “对,我就要这个。我知恩图报已经将所学的交回给小学老师了。” 职员笑笑为我报读了这课程。   我随即拉了威廉来陪我就读,他是一个有钱败家仔。 威廉皱着眉:“你是要我去那里陪你一起磕头大睡吗?” “我是想借你的睡相来做反面教材。” 当然他没有拒绝的理由,还蛮不在意的说随你啦!   一个星期上三次的华语低级课程,我来啦! 坐在教室的最后面,不是我以生据来的天性。小时候逐渐坐在前方被老师骂到狗血淋头多了,就产生了这习惯,感觉前方的士兵能够为我挡杀。   教室里的男生远远多过女生。显然出中学的男生爱翘课,到后来男生忏悔,就来报读这些速成班,导致这不平衡的现象。班里麻甩佬过多,令到威廉很快就进入梦幻境界,额头仿佛看见【不要打扰我】这五个大字。   咚咚咚,楼梯口传来了高跟鞋声,渐渐接近教室门口。全班突兀肃静,连呼吸也停止,隐约的听到细细地心跳声,是全班不规律的心跳声。难道这老师会小李飞白板擦?   门被扭开,脑里第一反应他是学生吧!全班问安老师晚上好,我简直是看傻了眼。一身白色的连身裙,肌肤胜雪,长发如广告洗发液女主角飘飘然,脸容清秀,给我谈谈玉女的气质。忽然一连串的疑问涌上脑里,她有男友了吗?她的男友会是贱男吗?为什么我会这样想?可能是受前几星期的娱乐头条玉女爱贱男的影响。   我稍微侧望右边,威廉竟然挺直胸膛眼里炯炯的望向白板。威廉对美女的嗅觉已到了登峰造极,不得不佩服他。 我悄悄地自言:“终于明白为什么这班的麻甩佬特别多。” 右边侵入一道犯低我人格的眼光,威廉用眼神说我在假惺惺。我翻白眼不理会他,既是我说全不知情一百遍,他都不会相信。   不知为什么我很专心的上完这堂课,专心上课从来没有在我的大脑重心出现过。一个老师不需要拥有本领教课的技巧,只需优雅的肢体语言,清爽动听的声线就有足够本钱俘虏我们整班的心,或是男人本来就是低等动物的子孙。   我和威廉第二次上堂,依然神采飞扬。 上堂的途中,忽然于老师的电话响起,她的电话铃声竟然是【魔女的条件】主题曲fisrtlove。老师腼腆比了一个不好意思的手势,关掉手机然后继续教课。   【魔女的条件】这部戏我印象深刻,小时候在姐姐独霸电视机狂放日剧时,我看了不少。虽然里面的情节我只记得零碎的片段,但那故事剧情我是忘不了。 说一个学生爱上老师的日剧,小时总会在想为什么这戏名取为魔女的条件,而不是天使的条件,或爱老师的条件之类。   下课后,威廉拉着我的衣袖说:“你看!于老师在那边等巴士哦!今晚我不叫司机来,我们一起去搭巴士。” 我还没搭上口已经被他扯到于老师的面前了。 威廉微笑:“于老师,一个人等巴士啊!” 于老师言笑:“是你们啊!嗯…我每晚都会在这里等巴士。” “老师你记得我们两的名吗?”威廉兴奋道。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爱情小说 | Tagged , | 39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