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来的压力?


感觉一道光线在我的脸上徘徊,已知道这是妈的杰作。她偷偷把窗帘掀在一旁,不对,应该是光明正大的走进我的房间里,让炽热的阳光透入肌肤感应来呼唤醒我。睁开朦胧的眼睛看见时针指向一点处,赶快从床上跳下来,冲去厨房里吃早餐。面包炒饭准备好在桌上,早午餐一起吃,是我的习惯。这样可以不用麻烦,节省时间。


 


边咀嚼面包,边从冰箱里拿出包装牛奶。牛奶有没有毒我才不理会,反而我的口突然僵硬了。可能之前在面包店打工时,患上面包恐惧症停工后便好转了些,不过现在心有余悸。


 


“现在才爬起床,昨天玩电脑玩到很晚吗?”妈突然在我身旁。


“我”我语塞坐了下来。


“每次都坐到驼背,不可以坐直来吗?”妈吼叫。


 


我立刻挺直腰板,继续装傻。平时妈的碎碎念念神功,已被我金钟耳罩化解。但她每次提起驼背我脑海总会有很多感想,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。可能是小学时,功课繁多从学校早上到家里晚上,都在埋头做功课要不驼背是假的!都是校方的错!到了中学,都是自己的错!每次上课都趴在桌上睡觉,不弯多几分是假的。现在习惯已成自然,脊椎上已锁了百个旋转螺丝,要长期直起来谈何容易。



 


门铃响起!


“驱魔来找你啊!”妈呼喊。


“叫他进来。”我回应。


(啊差点忘记今天约了驱魔去看戏。)


 


驱魔进入厨房时,听见妈说:“做么,你走路也驼背?”


auntie,现在驼背是潮流。死亡笔记里的L就是因驼背而爆红。”驱魔以笑非笑地说。


我随即格格的笑。


“就是上次报章说有个小孩写了爸妈的名字在什么笔记上,想他们死的那套戏吗?”妈怒视。


“那小孩只是发泄不满写着玩,又不是真的会死,和戏是另外一回事。”我解释说。


“发泄不满!我们做爸妈对你们都没有埋怨什么,你们竟然还要对我们不满。”妈怒说。


 


听了老妈的十分钟的金刚经。驱魔很无辜,不知道妈当时已怒火上升,还以死亡笔记来燃烧起她把火。



 


和驱魔到了戏院里,半躺在椅上。今天是星期二,戏院里没有半个人影,可以享受前面没有人阻碍的快感。荧幕在播放广告,突然来了个穿着西装的斯文败类,坐在我们的前排。我认得他,他之前是坐在后排的。


我和驱魔互相望了一眼。


“突然有天狗来吃月,怎么办?”驱魔做了个怪表情。


“我敢肯定他是做保险或什么推销之类的。”我悄悄说。


“因为他坐到像直板,和一副斯文败类的样?”驱魔笑说。


“对!只有做这行的才会整天挺起胸膛,直着腰板的在喊口号。”我讥笑。


 


随后我和驱魔搬迁到另外的座位,总算能舒服的看完整套戏。



 


看完戏驱魔竟然说有急事先走,掉下我一个人儿,孤苦伶仃。我讨厌吵杂,决定去书局游走一一趟。


忽然在近处遇见一个曾经有暧昧关系的女性朋友。


Hi,最近很少见你onine!”她笑说。


这个年头,年轻人碰面很少会说(好久不见了)。


“通常我在晚上onine,所以很少会看见。”我说。


“你最近在忙什么?你还驼背哦!”她望了我肩膀一下。


“没忙什么。我很难直啊!”我挺直脊椎。


 


身旁有位老伯用笑眯眯的眼光望着我,我已会意到这老伯的脑袋是歪的。


“挺起胸膛才好看啊!”她嫣然一笑。


闲聊了几句后,她有急事径自离开了。


这个年头好像很多人都有急事。



 


夜晚时分,在电脑前忙碌。在MSN里和一位朋友怪兽聊天。他没有五月天里怪兽的才华,名叫怪兽,是因他的模样真的和恶心的怪兽没有分别。


“喂,你有做过负心汉吗?”他突前在webcam前说。


我吓了一跳,真的怕他的样子从screen里出来,上演电脑版午夜凶铃。


“你干嘛将问啊?”我平静下来说。


“快!你有做过负心汉吗?”他急促问。


“没有!”我不好气答。


“你有做过亏心事吗?”他急促地再问。


“没有啊!”我不耐烦。


“老实说有没有做过亏心事?”他逼问。


“没有,没有!如果小时候偷阿妈的钱,逃学是亏心事的话!”我大声说。


“你有看过shutter吗?”他迅雷不及掩耳的问。


 


我怔了一怔,打了个寒战。然后暴跳起来,直指荧幕。


“你是说我背上有女鬼吗?”我吼叫道。


他不是开玩笑?他竟然没有被我的虎威吓退,没有得意取笑我。还突大眼睛点了点头。


怪兽向来都很相信灵异这回事,灵异的电影他也深信不疑。


 


“我真的驼背到很严重吗?”我怒视。


他依然突大眼睛点了点头,我真想伸出双手去捏死他。我对灵异半信半疑,也从来没有经历过。


“只要你找个相机或体重器就可以证明有没有”他阴沉说。



 


@#%后,立刻把视频关上。我当然知道他是存心戏弄于我,我怎能上当。在电脑前来回踱步了一回。忽然听见姐姐的娇笑声,走进客厅看见她对着电话笑。这年头你对着电话笑是很正常,反而你对人笑,人还以为你患有忧郁症。


“美女,我有东西问你。”我对姐说。


“嗯”她依然低着头按着电话的键盘。


“平时我驼背的严重吗?”我挺直身体。


“好。嘻嘻”她又对着电话笑。


“我是问你我严不严重?”我沉着气。


“重。哈哈”她又再笑。


“今天已经有三个人说我驼背了,你可不可以给我肯定?”我提高嗓子说。


“啊哈哈……什么事?”她望了我一眼说。


“没事了。”我心灰转身离开。


“喂,走路别驼背啦!”


 


终于得到了一个震慑的答案。我躺在床上想着我变老后,驼背不堪的模样,令我不敢再想下去。刚才在网上收集了资料,有很多矫正驼背的方法。想下想下,朦胧睡了下去。



 


第二天早上,依旧被炽热的肌肤呼唤醒,依旧的吃着曾经对它有恐惧症的面包!


“你的信。”阿妈从背后丢来了一封信。


信件的接收人是我的名,我拆开信件仔细的阅读。


我不敢相信眼前的字体是真的,我没有笨到捏自己的脸颊,因为我知道这一天一定会到来。



“哈哈哈!我成功了啦!”我大声欢呼!



这封信是通知我得了纯文学奖,我的小说终于得到肯定了!我缓缓的步出家里,家人随后欢送,左右邻居,姨妈姑姐,叔伯兄弟,所有我的支持者都在门口欢迎着我。


 


我听见万千呼喊声,望向窗口反射的我,察觉我变得有型了,变高大了,变潇洒了。不再驼背了,自信心回来了!


突然从人丛中冲出一位中年人,他手握着一个金奖盾。我望向期待已久的奖盾,陡然金奖盾发出刺眼的光线射进我的眼里。我眼前一白,努力在伸手去抓拿那奖盾。


 


我直挺上身大喊:“我的奖……


原来是一场梦,一场吐气扬眉的梦在阳光下化为乌有。我痴呆了一分钟后,走出房间。依旧低着头,依旧沉默,依旧驼背……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都恐小说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24 Responses to 何来的压力?

  1. Avatar ykching says:

    @[email protected] 你那么晚寫
    就是為了記錄這一場夢噢??

    看你寫得還挺真實的^^

  2. Avatar 阿游 says:

    何来的压力?
    还是空闲到开始发梦了?
    不过还好你知醒~ keke

  3. Avatar 像玉的石头 says:

    嗯,是喽…

    何来的压力哦?

  4. Avatar 魔女 says:

    以读小说的心情看完你的文章,很不错咧!原来你写得那么好!
    这驼背的故事可以再继续吗?即使结局真的是有女鬼骑在背上。

  5. Avatar doreencyl says:

    主角跟你相似吗?

  6. Avatar 孙康 says:

    呵呵~不错不错!

    看来除了颖,我们又多了一位写手了。:P

    什么时候来个中篇?

  7. Avatar ~yIo~ says:

    不错哦~

    不过到最后你又认真想过宝贝说的阿?呵呵~
    我弟弟走路也驼背,每次都被爸爸妈妈我念~
    “站直帅很多哦~~“hehe

  8. Avatar 小雨点 says:

    很认真的看完了这篇文章,蛮好笑的!
    期待你下篇咯…^^

  9. Avatar 淑环 says:

    我还以为是真的…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