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潮

本已想睡觉,却被你的热血所沸腾。我说的当然是超热血的九把刀。我没有去书展听他的演讲,不知道现场气氛有多澎湃。

却感觉到他又在燃烧着年轻一代的读者,是因为他新浦导演之作,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,吹起的强风?

没错,是这股风。今天吹来了两个年轻人来问我有没有,那些年的书。九把刀的书必然会在书店上架。哈哈哈!可惜这本已没货了。


下午。第一个年轻人超有干劲的,穿着没御的校服远远就似一支箭般冲过来。声音有点亮,加有点傻气道:“有没有九把刀,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的书!?”

我知道店里好像还有,但我不是小说部的。于是我指了他去小说部的柜台询问。当他转身时坐在我身旁年老的女上司就说:“Ah Boy,你有找什么书啊!你要找追女仔的书啊?”上天保佑,好彩当时我不是在喝着水。

他脑里仿佛有九把无形的刀插着他神经线,阻碍他的听觉。竟然没有听进我上司的这句话,又已一支箭般飞过去小说部。


晚上。第二个年轻人正常的多,走过来轻轻问我,有没有那些年,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的书,我又例牌指他去小说部。下午我在忙,没有分心去留意头上有九把天线的男孩,最终买下那本书的亢奋表情。

这次我盯紧这男孩,怎知原来得来的结果是没货了。我记得前几星期还有几本在架上。哈哈哈哈哈!不要紧,其实我想和这失落的男孩做个朋友,然后用超友谊价,让我家里那本给你啦!这当然是他想疯了才有这会事。


之前吹的一股是黄桐的风,试过两三个女人问我有没有黄桐的书。
我说:“黄桐?树桐,林梧桐,我就懂啦!你去小说部问问看。”

之于为什么会吹起黄风?这我没有深究,只知道空月来风,必有其因。


在这里工作久了,不多不少已掌握到不但股票可以炒。书也可以炒,焖或者会更香。

下次我会学乖,大考前将past year question买起,那个作家的电影上映前,将他书收起,那个作家来办签名会时,把他书包起。转个头等时机来临放出去。
呼哈哈哈!股神巴菲特终于感叹有后人了。

想想下马来西亚作家就像个霉股,何时才会脱变成被众人拥戴的蓝炒股?嗯哼…快的啦!快的啦!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说三道四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3 Responses to 热潮

  1. Avatar doreencyl says:

    那個馬來西亞作家不就是你咯…
    我家裡有那些年哦..

    超級想看那電影,《那些年》這首歌也超好聽的…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