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眠,逃避,麻醉


失眠,对某些人来说是很恐怖的一个词。我朋友试过失眠,问我有什么办法?我不知道,毕竟我没试过,不知道多恐怖。就如我朋友不知道抽筋,是怎么一个痛的感觉法。不奇怪,就算是晚上睡不下,我也知道是自己已适合了深夜的步伐,或是下午睡过多。

 

不想试也不想有,我应该是幸福的。但我却和一个失眠者的心情没有多大的差异,都是没有了灵魂等待睡眠的来临。只是我很快就等到,失眠者等不到,睡醒就是我失眠的开始。就如朋友所说“喝醉了才是我清醒的时候,平时的我是醉着生活。”

 

 

逃避,逃避这词,反而会令我恐惧。它仿佛就好像一道后门,灾难一燃烧起来,我第一反应就想到后门。即使是门前小失火,我也会第一时间想起后门。

 

就算知道选择了后门逃出了火场,将来对火会畏惧,都非要选择后门不可。为什么你就不可冲出火场,战胜这灾难不可?逃避或许是个好选择,逃避过后你敢再去玩火,才有种。可惜我知道掉入了逃避的深渊后,要再爬起来需要多十倍的坚持。代价,这是免了灼伤代价的后付款。

 

 

麻醉,怎么说。他都需要一个麻醉药。香烟,酒,游戏,音乐,自言自语什么都可以,只要适合他的基因。有永久的麻醉药吗?有,她的笑容。

 

医生这些麻醉药仿佛不适合冷静理智。“不要停下来”这种麻醉药应该对你有效用。我脸部扭曲难以接受……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情感归真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15 Responses to 失眠,逃避,麻醉

  1. Avatar awhalelife says:

    所以你还是老样子瘦子也是老样子。。。

  2. Avatar jason says:

    期待我們下來芙蓉找你嗎???預告中哦~~~^^

  3. 你没有尝试过失眠!!! O.o
    so good!!!!

  4. Avatar 马义王子 says:

    这一篇,还真的让我有感而发啊!

  5. Avatar doreencyl says:

    这三种情况都是我时常会遇到的…

  6. Avatar AnG3L says:

    习惯性的逃避…

Leave a Reply to 马义王子 Cancel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