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家的路

一个人放工,拖着疲倦的灵魂,在附近的杂店买了瓶啤酒。寒风夜袭,酒精让我全身系统免疫。
走着捷径回家,经过一条漆黑的后巷。两个有点异常兴奋的同胞,拿起小刀,拦着我的去路。我当作若无其事,径自喝啤酒暖肚子,擦过他们身旁。他们吐着白沫,在原地痉挛。


离开后巷,来到一个城市公园,公园石阶去路坐满了一堆黑皮肤的人。很不识趣地由汽车喇叭播放着轰耳的杂音,有两个在跳着舞,有四个坐在石阶上敲打着啤酒罐。我摇头喝了口啤酒走前,他们阻挡着我的去路,问我为何要走这条路。我真的忘记,原来公路是他爸爸买下来了。

我推开他们,向前走着。脑后泛起起哄的声音,生风的拳头向我击来。一瞬间我听见哀痛的呼叫,不是一段,是接二连三有旋律地播放着受难曲。我瞥眼一看,月光余温,照耀着七八具抚摸着心脏哀怨的尸体。


我来到斑马线,红灯向我打招呼,我越过大马路。远处却传来惊天的爆响声,有辆不知改装机车是犯法的家伙,从我身旁掠过。
就在他掠过的一瞬间,墨色铁帽和我对持了一眼。随即轮胎发出尖叫声,车身与油泊路擦出爱火花,铁帽飞出九霄云外。车主在这条车道翻滚到隔壁车道,我缓步走前探望奄奄一息的车主。

这华商青年车主,向我投怀求救的眼神。我拿起手机检查余额,发觉已过期。我和他说明,我没钱为他打九九九。他却口吐血迹,同意我的离开。


转入了花园,走到不远处。听见“嗝”一声,前方的家居有个黑影跳了出来。在街灯阑珊处,我和他打了个照脸,他脸孔告诉我,他的国籍是外劳。

他见到我极度惊惶,差错脚掉进沟渠里。我向前走过去,虽然我们语言不相同,不同国籍,但离乡别井走上不归之路,我是心感同情。我拿起电话,用眼神安慰着他,表示我不是打九九九报警,而是叫救护车来医治你血流如泉涌的脑部。

这时我才惊觉叫救护车,是免收费的。我收起他身旁的黑布袋,他眼神有点不舍,但避免他多加一个罪行,我先为他保管着。为了让他有个安心抵押,我将还喝剩几滴酒精华的酒瓶,扔入沟渠里陪伴他。


我转了两个弯,来到家门前。小黄狗看见我的归来,晃头摇尾欢接。却不到两秒,小黄狗尾巴坠下,后退了几步目露惊慌,哀怨地向我吠了几声。我感觉有点不对劲,转身一看。一个披着斗篷的黑影,正对着我微笑。


我轻轻地说上一句:“死神,你好。”

 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都恐小说 and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4 Responses to 回家的路

  1. Avatar whale says:

    你终于回来了。。。
    =)

  2. Avatar roman says:

    你不是越陌生越有安全感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