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Archives: 情感归真

人越长大,就好像注定越累。朋友C都说自己活得很累,或者是不如意的关系?还是我们太贪心了。好像没有很贪心,只是这个世界是这样。   就如朋友C总在埋怨,为何工钱将刻薄。为何头手那副不教不答的德性可以继续逍遥。   我回答:“这世界都说这样的啦!”   当到我自己埋怨为何他人会自私?为何他人会那么不负责任。 一堆的为何到头来,也是归根究底地回到“这世界是这样的啦!”       我都活的累,这种累是藏在骨子里的。不是心身疲倦,只是偶尔会发作下,让骨子里痛了一痛,一痛完就想躺着什么都不做了。   你的发条拉得太紧了啦!   不是,我不是发条拉的太紧就要蹦断那种。   我像是一个废弃良久的机械人,原本以为只要我转一转发条就可重新活过来。但良久不转动的机件,原来全身再驱动时会觉得手脚很笨拙累赘。     那就躺一躺,慢慢习惯步行,如病人般复健吧! 但当我想躺一躺,却有人来扭我的发条说:“机械人的使命就是劳动,你不能停下来。”     于是给人莫名其妙地扭啊扭转啊转。喂!我的皮带不是拉的太紧,是早就霉了,你扭太过了,会立刻断的咧!     你不可再休息了,再休息你会被新优秀的机械人淘汰。但……我……本来就是一个不优秀的机械人啊!   扭啊扭,360度转啊转!           啪!!!!!!!!!!!!!!!!!!!!        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情感归真 | 12 Comments

“冷冷雨wo……没焦点因找不到你。”   不知为何越长大越讨厌下雨天。   讨厌下雨时,屋内变得黑暗,需要开灯看书。 讨厌下雨时,不敢开电脑。 讨厌下雨时,妈妈说不用去夜市了。 讨厌下雨时,狂风暴雨,心惊胆战。 讨厌下雨时,屋顶又在闹漏水。       “落雨大,水淹街。”   小学喜欢下雨天。   喜欢清早下雨,妈妈握伞带我进教室。 喜欢放学下雨,折纸船放在学校沟渠里,让它飘荡。 喜欢下雨时,等面包车的情景。 喜欢下雨时,乱唱歌,雨声给了我勇气。 喜欢下雨时,伸手触摸雨点。       “晴天阴天雨天,你在何地,代表我天气。”   中学好坏参半的雨天。   喜欢清早下雨取消周会,却讨厌下雨没有了体育节。 喜欢狂风暴雨洒进教室,这样老师教书也分心。讨厌放学后倾盆大雨,水淹草场,这样踢球大计会破灭。 喜欢逃学后大雨绵绵,这样就有借口向老师撒谎。讨厌凌晨下雨,去到学校桌椅全湿。       狗狗讨厌雨天,我却喜欢雨天时的狗狗。   雨天的它总会特别乖巧,但雨过晴天的它总爱吵吃。      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情感归真 | 10 Comments

说话的欲望

昨晚和一班中学朋友去聚会,有一半以上都不是很熟悉的。(他们都是别班的) 而其中一个在学时比较熟悉,但毕业后没什么坐下聊天的朋友。   他坐在我身旁,他的口才依然是那么了得。 总能把在座的各位话题吸纳起来,然后再抛向给在座的每一位, 让每个人都能搭上几句。   有点羡慕他, 其实说得丑陋点,他只是胡扯厉害。 我自问胡扯也不差,只是我胡扯只能发挥在有限的两三个兼熟悉的人身上。 我不是羡慕他的胡扯功力,只是羡慕他的勇气和厚脸皮,能在不熟悉的人身上总能扯上几句。   之后我坐上他的车转移地点,他车上的香氛令我有点头晕。(这是题外话) 老实说他有点变了,他给我感觉变踏实了。   他也说:“以前那些夜生活都不适合我了。” 我说:“真的不像你哦!”     而整个聚会我都比较静,不知为什么最近好像没有什么说话的欲望。 以其说没有说话的欲望,不如说没有适合说话的对象。   在网上还有几个适合说话的对象,可惜在网上始终是聊天, 和谈天的边儿有点不同。     现实里记得还有一个朋友和他说话是很舒服的,他毕业后去了大城市读书, 但每次他回来家乡都会找我,找我一起废,一起谈天,一起玩。   又可惜他前几个月和我说,他家人现在全搬去了大城市, 以后回来家乡也只有找亲戚时。   我感觉到以后我们一年只可能见一两次面,他大城市那里没有安装网络, 没有的继续说话缘。唯一能搭上话桥的电话,却又偏偏我不喜欢加昂贵。     还有那位朋友,死党。 前一阵子他在大城市读书完毕回来,我见他的脸,多过见妈妈的脸。 不过从小到大我都是扮演着他说我听的份儿,我们始终调换不到角色。  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情感归真 | 22 Comments

战友

连续几个深夜上回熟悉的虚拟世界战场里。第一个晚上里竟然遇回,曾经在战场上相识的一个战友,素未谋面的战友。   我们联手在夜深的战场里打打杀杀,有人在虚拟世界里是为了寻找屠杀的快感,有人结盟朋友一起向世界示强。而我和这个战友却想用战场上的刺激填饱心灵的空虚。   输了我们会用文字“哈哈哈”大笑一场,胜了也会“科科科”狂笑一场。   联手厮杀几小时后,我们会聊下天。   原来他最近失业,然后爱情上也失意。他说了一段仿佛是从电视剧里,跑出来的爱情故事给我听。   他说他爱上他的表妹,然后在一起,最后被他的姑丈强烈反对而分开了。 他们彼此还爱着大家,他打算要赚取一桶金,然后证明给他姑丈看,他是有能力给到幸福给表妹的。   他问我意见,如果你是我会怎么样。 虽然我没有爱上过表妹的感觉,但我知道这样的爱情要经历的艰难不少。   我说“如果你很爱很爱她,我当然会赞成你不放弃。” 他说“我是很爱很爱那种。”   我说“其实你们可以偷偷在一起啊~” 他很倔强地说:“我不喜欢偷偷,我要光明正大和她在一起。”   他还说,现在他见到表妹,都没有主动去找她说话。 我问“为什么?你见到她会伤心?” 他说“第一是有点伤心,第二表妹一见到他,第一句就会问他到底想找什么工。”   这点我完全明白他的感受,给心爱的人将问,一定不好受。     之后连续几晚上,我们都联手厮杀,然后倾谈一场。我们的年龄差不远,谈起来有一份投契。   我和他说“我只是颓废几天,之后会有一段时间不会拼杀。” 他说好,他也要积极去找工。我们要为各自的目标而努力。   于是昨天我们约定了最后一次英雄相见。   经过一场光荣的厮杀后,我们骑着俊马,来到城边溪流下,来个英雄拜别。   我拱了拱手“下次英雄大会见。” 他还礼拱手“好,后会有期。”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情感归真 | 14 Comments

我的昨天变春天

昨天上午打扫书柜时,妈妈如经理监视下属般在一旁监视着我,令我有点不自在。书柜里不会有很多东西,却有很多不见的光的东西吧了。例如情书,A片,B片。(这句是废话,不要理)   这次打扫有一个很大的收获,就是我发觉妈,越来越了解我了。   事情是这样。   我将一叠一叠的书,从书架搬下来。再将承托书本的板子,取下来抹。抹完我无聊,拿起这块长方形的木板,放在胸前右手伸出食指,凶狠指着木板说:“妈!你知道这四个字是什么字吗?”   明明就是一块平凡无奇的木板, 妈却很快会意到,说:“知道!东亚病夫咯!”   我当场笑翻天,妈还补充一句:“看你的死人动作就知道你想表达什么。”   平时反应迟钝的妈,突然反应奇快,是进步了,还是回光返照。     昨天晚上 一个中学朋友约了我出去喝茶,去到才发觉很多中学的朋友都有来。大概有十多人左右,清一色都是男生。   里头有些是中学很熟悉,同班几年,现在没什么见面的朋友。 有些是没有同班过,知道他叫什么名,没有一起玩过不算是朋友的朋友。 有些是有一起玩过,却没有同班过,算是朋友但不是友好的朋友。     虽然两张桌十多个人,分成几个不同话题点的区域。但我发觉我竟然找不到适合我的话题。   在我右手边的话题是,儿童不宜,食色性也,clubbing王国的话题。 (这话题不适合我,我是乖乖邻家男孩。) 在正对面的,是几个现在在保险业打滚,在讨论着如何“发达”的大话题。 (这话题也不适合我,因为我相信富贵由天定,所以飞开) 左手边的话题,是围绕着学院生活,和毕业后的人生前途在何方的话题。 (这话题更不适合我,因为我小学都还没毕业。)   哈哈哈!是啊! 哈哈哈!是咯! 哈哈哈!抵死!   最后我竟然变成,在每个区域点都赔笑下,搭上几句废话的白痴。   其实能够在几年后,坐在一起,谈天论地是一种缘分。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情感归真 | 23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