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说西游

 

           曾经何时孙悟空这样的角色也可以注入爱情,妖猴可以谈恋爱,应该是周星驰的《大话西游》开始的吧!《悟空传》更将孙悟空归化的有理想有抱负,而叛逆的妖猴。

经典平反对白

 

孙悟空怒道:“不要妖前妖后,人家都有阿妈生的,妖也有妖阿妈生。也可以谈恋爱,说理想的。”

 

唐僧白眼道:“你好像是从石头爆出来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又有谁人会想象到唐三藏会经历过爱情沧海,是《悟空传》让白马配上他而繁衍?《西游降魔篇》更将唐三藏的心境转变细腻化,由小爱到大爱的淡化。

 

经典对白

 

唐僧:“曾经有一份至真的爱,在我眼前……

 

砰!悟空一棍砸在唐僧的头上:“啥!硬要抢我对白!”

 

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

不得不提猪刚鬣在《西游降魔篇》变帅了,他本来应该很帅,毕竟他也是个天蓬元帅。小时候看的TVB西游记猪八戒也是每天耍帅,他注定是痴情多情,一生背负着懒惰好色。《西游降魔篇》更纳入了夫人移情别恋,由爱变恨的元素。

 

经典平反对白

 

猪八戒:“我很丑,可是我很温柔……

 

沙增:“他又杀猪这样唱歌。”

 

悟空:“鬼要他的猪油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唯一始终不变的是沙僧,他赋予不到爱情,因为他无脑。也赋予不到亲情,因为他无脑。也赋予不到理想,因为他只想过着平和的生活,加上他无脑只可以让他默默憨厚地保护师父,寻找已不可寻的琉璃盏碎片。

 

无脑的,没有经典对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白马在众多角色最不出众,电视剧通常都是根据西游记说他是海龙王儿子,最后变成白马服务唐三藏去取西经。较有创意的是《悟空传》里的白马是女儿身,书里的八戒还天天揶揄她,天天被唐三藏骑不知有何居心。

 

经典情诗对白

 

白龙马对着天边吟诗:“我愿化作天边的星星,永远陪伴着你这月亮。我愿化作尘土,飞进你的眼里。我愿化作飞天马,轻盈地带你飞向无边无际。”

 

刚好观音菩萨经过:“好,就成全你啦!”

 

“啾”一声,从此以后唐三藏身边多了一匹白马。

Posted in 无聊自慰 | Tagged , | Leave a comment

和时间计较

睡前总会用手机调好闹钟,手机闹钟会出现距离设定时间的提示。很多次的提示都在六七小时左右,这提示又一再提醒自己,我的睡眠不足八小时。八小时真的是一个及格人充足睡眠的时间?至少科学是这样提醒我。

有时睡六七个小时精神状态都还良好,身体还年轻还良好。但已经没有了青春梦遗的时间让我挥霍,开始和时间竞跑。晚上像个野狗般在垃圾桶里拼命乞讨残余的食物残渣,而我相反地只是在乞讨我残余的私人时间。狗屎般今晚又不知做了什么一塌糊涂的东西,就这样倒头大睡。


早晨醒来时已预计用半小时间梦游,吃早餐,刷牙洗脸,放屁。怎么每次最后换衣服时,一看时间,时间就会和我过不去。我开始和时间斤斤计较,喂,你可以走慢一两分钟吗?好歹让我梳个靓头先啦!看来它不受靓仔的套。等价交换,我开始和它讨价还价。

“最多我明天早睡啦!你可以走慢一两步吗?”我驾驶着胎盘说。!@#¥%我又错过了一次的绿灯,要等下一次的绿灯又需磨蹭多三分钟。咻!急起来原来可以比平时停泊车位时还准确。

“喂!前面那个跛子同事可以走快点吗?”心里暗说。咔一声的打卡声,我还是迟到一分钟。其实我在赶什么呢?

Posted in 说三道四 | 3 Comments

上天

用戶插入图片

用戶插入图片
最近天有不测之风云喜欢作弄人

用戶插入图片
缘分也喜欢作弄人

用戶插入图片
命运也喜欢作弄人

总有一天会大翻盘,那时候skyfall。
(最近经常看见这字,无意中帮人宣传了)

Posted in 蜡笔乱画 | Tagged | 1 Comment

凑巧

之前当学会去听bee gees的歌,不久其中一个兄弟就逝去了。
无独有偶,当我在搜索一堆老西洋歌时,发现love story这首歌。


结果两个星期后的昨晚,这首歌的唱者andy williams已经和死神挂钩了。如果不是那首歌,我依然对这名字很陌生。只是一曲之缘,没有深坑的惋惜。


在好奇之下,按了他其它歌来听。原来can’t take my eyes off you这首歌是他唱,可能你不记起这首歌的歌名,但chorus时,你一定会和我一样想起carlsberg。


另外一首speak softly love,标题里注明是电影教父的主题曲。噢!教父。不怪的亦曾相识。


不过我还是喜欢love story,听见这首歌的第一反应,都只能用一个字形容“悲”。

但对我来说,这种曲调的悲却是有一个故事。就好像一个男主角很努力去赢尽世界,到最后却失去挚爱。


说到尾老土附上一句“珍惜眼前”。

Posted in 情感归真 | 3 Comments

回家的路

一个人放工,拖着疲倦的灵魂,在附近的杂店买了瓶啤酒。寒风夜袭,酒精让我全身系统免疫。
走着捷径回家,经过一条漆黑的后巷。两个有点异常兴奋的同胞,拿起小刀,拦着我的去路。我当作若无其事,径自喝啤酒暖肚子,擦过他们身旁。他们吐着白沫,在原地痉挛。


离开后巷,来到一个城市公园,公园石阶去路坐满了一堆黑皮肤的人。很不识趣地由汽车喇叭播放着轰耳的杂音,有两个在跳着舞,有四个坐在石阶上敲打着啤酒罐。我摇头喝了口啤酒走前,他们阻挡着我的去路,问我为何要走这条路。我真的忘记,原来公路是他爸爸买下来了。

我推开他们,向前走着。脑后泛起起哄的声音,生风的拳头向我击来。一瞬间我听见哀痛的呼叫,不是一段,是接二连三有旋律地播放着受难曲。我瞥眼一看,月光余温,照耀着七八具抚摸着心脏哀怨的尸体。


我来到斑马线,红灯向我打招呼,我越过大马路。远处却传来惊天的爆响声,有辆不知改装机车是犯法的家伙,从我身旁掠过。
就在他掠过的一瞬间,墨色铁帽和我对持了一眼。随即轮胎发出尖叫声,车身与油泊路擦出爱火花,铁帽飞出九霄云外。车主在这条车道翻滚到隔壁车道,我缓步走前探望奄奄一息的车主。

这华商青年车主,向我投怀求救的眼神。我拿起手机检查余额,发觉已过期。我和他说明,我没钱为他打九九九。他却口吐血迹,同意我的离开。


转入了花园,走到不远处。听见“嗝”一声,前方的家居有个黑影跳了出来。在街灯阑珊处,我和他打了个照脸,他脸孔告诉我,他的国籍是外劳。

他见到我极度惊惶,差错脚掉进沟渠里。我向前走过去,虽然我们语言不相同,不同国籍,但离乡别井走上不归之路,我是心感同情。我拿起电话,用眼神安慰着他,表示我不是打九九九报警,而是叫救护车来医治你血流如泉涌的脑部。

这时我才惊觉叫救护车,是免收费的。我收起他身旁的黑布袋,他眼神有点不舍,但避免他多加一个罪行,我先为他保管着。为了让他有个安心抵押,我将还喝剩几滴酒精华的酒瓶,扔入沟渠里陪伴他。


我转了两个弯,来到家门前。小黄狗看见我的归来,晃头摇尾欢接。却不到两秒,小黄狗尾巴坠下,后退了几步目露惊慌,哀怨地向我吠了几声。我感觉有点不对劲,转身一看。一个披着斗篷的黑影,正对着我微笑。


我轻轻地说上一句:“死神,你好。”

 

Posted in 都恐小说 | Tagged | 4 Comments